欢迎访问 新金融网!
官方微信|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信托 · 债券 > 债券
6月债券市场弱势震荡 机构操作趋谨慎
2019-06-05分类:信托 · 债券 / 债券阅读数:( )

   5月债券市场一波三折,最终实现全线上涨。进入6月后,债市不确定因素增加,多位业内人士表示,在多空因素交织下,债市料将维持弱势震荡格局,后续操作应当保持谨慎。

  债市不确定因素增加,机构操作趋谨慎


  本周公开市场到期资金规模显著,为春节以来单周最大到期量。其中,逆回购到期5300亿元,中期借贷便利(MLF)到期4630亿元。6月以来,央行已连续两个工作日合计开展1400亿元逆回购操作。

  多位业内人士预计,央行可能仍会增加市场的流动性供给,对接下来市场的流动性状况并不悲观。

  海富通基金表示,结合近期央行对市场的呵护,市场或不需过度担心资金面,且政策仍有放松空间,预计6月利率债或有交易性行情。

  申万宏源证券分析师孟祥娟认为,对于债市而言,继经济基本面之后,流动性和货币政策应对成为当前最大的分歧点,“预计央行将持续出台措施,保证中小银行流动性和负债端成本维持稳定,在流动性担忧缓解的过程中,债市也将整体受益。”

  华泰证券固收团队同样认可上述观点,在他们看来,考虑到缴税、监管考核等因素,6月份MLF和公开市场的到期量比较大,又临近季末,央行6月份可能仍会增加市场的流动性供给。但同时,他们指出,当前不宜对短端市场利率回落空间期望过高。

  当前债市利好因素相对较多,具体来看,刚公布的4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5153.9亿元,同比下降3.7%,5月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(PMI)比上月回落0.7个百分点,两者都处于较低水平,经济基本面情况较一季度有所回落,加上当前资金面较为宽松。截至6月3日,DR007降至2.5%以下。

  与此同时,债市也面临一定的压力。中小银行同业存单发行量明显减少,融资一定程度上受阻,果蔬、猪肉等价格上涨导致的通胀担忧仍在,加上6月份MLF和逆回购到期量分别达到6630亿元、5300亿元,而且6月债券供给压力较大。

  展望后市,朱雀基金认为,在多空因素交织的情况下,目前市场难以寻求突破方向,预计整体仍将呈现震荡格局,但波动可能会有所增强,交易机会有所增加。就交易策略而言,长久期高等级债券目前交易价值相对较高,但在目前信用利差总体处于历史低位的情况下,具有一定的收益率反弹风险,可以总体采用快进快出策略为主,主要参与信用利差相对较高的城投债品种。

  华泰证券固收团队强调,要提防市场波动,在众多不确定性中,更需要关注安全边际。

  同样保持谨慎的还有中欧基金。中欧基金表示:“关于债市,我们认为未来一段时间应保持谨慎,考虑适当增配利率债,减配可转债,信用债则选取高等级信用债为主。”(上海证券报)

  转债基金迎来蛰伏良机? 分析师态度分歧明显

  今年以来,可转债市场经历了“过山车行情”。年初正股市场的反弹带动可转债市场急速回暖。但4月份以来,中证转债指数一路下行。上月多只上市的转债也纷纷跌破发行价。受此影响,可转债基金的净值也大起大落。数据显示,截至4月8日,今年以来可转债基金平均收益率为15.27%,但到本周一,可转债基金今年以来平均收益率已降至6.28%。

  在此情况下,机构对转债市场的态度也出现明显的分歧,部分券商分析师建议保持谨慎,但也有分析师认为后续转债市场下跌的空间已经不大,可以逐步加仓。可转债基金是否迎来蛰伏良机?

  A股市场进入震荡调整期以来,可转债市场备受牵连。数据显示,5月以来,共有9只可转债新发上市,但截至本周一,6只转债最新收盘价还在发行价之下。其中,价格最低的雅化转债仅有95.1元。指数上也能看到转债市场悲观情绪的蔓延。数据显示,2019年1月初起,中证转债指数从280点附近不断拉升,并在4月8日创下345.88的高点,此后便一路下行,截至本周一收盘报收310.04,距离最高点已经下跌了近10%。

  针对转债市场近期情绪偏悲观的原因,深圳一名基金公司转债基金经理(博时可转债、过钧)告诉记者,主要还是受场外不可控因素影响,整体估值出现了系统性压缩,投资者对中期基本面改善的信心不足。但总的来说,基本面差的个券跌得更多,分化加剧。

  而兴全可转债基金经理虞淼认为,近期可转债市场降温,主要由于股票市场的调整。当前股票市场的位置和可转债的估值水平,从长周期的角度已经具有吸引力,短期虽然受到一些风险因素扰动,但是已经迎来逆向投资的机会。

  不同于其他类型基金,可转债基金由于体量不大,一直被视为市场上的小众类别。数据显示,目前市场上存有184只未到期的可转债,合计发行规模仅有3000亿元左右。受投资市场影响,部分转债基金的规模也较为“迷你”。数据显示,目前名称中带有“转债”两字的基金共有53只,而规模在0.5亿份以上的可转债基金仅有28只。这也意味着,近半数的转债基金面临清盘危机。

  因此,若购买可转债基金,为了避免转型或清盘,投资者最好先选择规模适中的基金。具体来看,目前市场规模最大的兴全可转债最新份额是39.52亿份。该基金成立于2004年5月,不仅是市场上第一只可转债基金,还是兴全基金旗下发行的第一只基金。15年来,该基金成立以来累计回报为679.50%。具体来看,年内、近一年、近三年的回报分别是8.03%、2.94%、13.48%。

  今年1月,现任基金经理虞淼正式开始掌管兴全可转债,任职以来收益为5.15%,高于同期同类基金4.87%的收益。4月8日转债市场开始回调以来,兴全可转债最大回撤率为8.27%,低于转债基金的平均水平。

  规模紧随兴全可转债之后的是长信可转债债券A,该基金业绩业也相当不错,2012年成立以来、年内、近一年、近三年的回报分别是146.48%、8.63%、3.44%、4.74%。但对比重仓债券就可以知道,长信可转债债券A的持仓集中度较高。一季报显示其持有的光大转债、国君转债的持仓市值均占基金净值一成以上,而兴全可转债第一重仓债券占基金资产净值还不足5%。(信息时报)

  国盛证券:若债券融资收紧,哪些房企“余粮”充足?

  回顾房企债券融资,经历了宽松-收紧-适度从紧三阶段:1)2015年至2016年9月,公司债开闸,房企公司债发行迅速扩张。2)2016年10月至2018年6月,房地产公司债分类监管,房企债券融资全面收紧。3)2018年6月以来,房地产公司债为应对到期压力,审核有所放松,净融资维持低位。

  通过回顾房企债券融资进程,我们观察到,第一,公司债是房企债券融资最主要的债券类型,短融中票发行相对平稳;第二,目前,房企债券融资延续适度从紧态势,整体上维持“收支平衡”,为房企提供的增量资金有限。

  本文提供两种思路分析房企债券融资弹性:

  第一,债券融资全面收紧环境下,债券余额仍有增长的房企。优质房企能够在融资环境收紧背景下实现债券融资增量,具有较强的融资能力和抗风险能力。2017年是房企债券融资环境最紧的一年,然而像招商蛇口、绿城、建发、滨江、华润等26家房企,依然实现了2017年、2018年连续两个年度存量债的净增加,经受住了这一轮融资收紧的考验。

  第二,DCM剩余可使用额度较多的房企。DCM剩余可使用额度是房企的“融资粮仓”,是应对债券到期压力的缓冲垫。截至2019年6月4日,上海金茂、招商蛇口、冠城大通和深圳卓越DCM剩余可使用额度超过存量债余额,中交房地产、碧桂园地产和荣盛DCM剩余额度可覆盖存量债超过70%,万科、宝龙、碧桂园控股、华润和新建元DCM剩余额度可覆盖存量债超过50%。


(文章来源:天天基金)

分享到:

上一篇:无

下一篇:债券指数化投资 新时代来临

相关文章

为获得最佳浏览体验,请您使用IE8及IE8内核及以上版本,或谷歌及火狐浏览器浏览本站!
Copyright © 2017 新金融网  版权归上海共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所有.  沪ICP备16049902号-3

关闭
关闭